工艺美术贸易
您当前的位置 : 首 页 > 新闻动态 > 技术资讯

油画的色层语言

2020-08-10 10:00:00

中俄艺术交流公司介绍色层语言

经过油画的开展,能够看到色层美是不断开掘与创造的。

油画颜料厚堆的功能和极强的可塑性是其他画种无法比拟的,它的这种特性使油画在观感上发生出能与人们思维情感共振的节奏与力度。在运笔的作用下,刻画不单是完结造型的使命,并且也对画面的肌理作用发生着直接的影响。伦勃朗、鲁本斯都是长于把握和操控肌理的人,由于肌理直接传达着艺术家的心思感触,影响着著作的感染力度。所谓肌理的合理体现不仅包括肌理对目标质感的摹仿和再现,还包括对画面的整体情绪的描述与体现。在传统写实油画中,肌理很能担任对质感的再现使命,目标的细腻和粗糙的质地感都可用相应的肌理加以模仿,但这是一种非常被迫的行为,而真实谓之美的肌理是那些能表达画面的韵律及艺术家的情感的、具有高度调和次序的肌理。这种纹理往往逾越质感的局限而将精力之气贯穿于整个画面和观者的心里,成为抽离于具象的色层美。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是笼统的。但在传统油画中它反过来又附着于写实的目标上,融合于由小至大的整体气氛之中。

中俄艺术交流

通明覆色

即用不加白色而只是被调色油稀释的颜料进行多层次描绘。必须在每一层干透后进行下一层上色,由于每层的色彩都较淡薄,基层的色彩能隐约泄漏出来,与上层的色彩构成改变奇妙的色彩。例如在深红的色层上涂罩慎重的蓝色,就会发生蓝中透紫即冷中寓暖的丰富作用,这往往是调色板上无法调出的色彩。这种画法适于体现物象的质感和厚实感,尤其能惟妙惟肖地描绘出人物肌肤细腻的色彩改变,令人感到肌肤表皮之下流动着血液。它的缺点是色域较窄,制造进程工细,完结著作的时刻长,不易于表达画家即时的艺术创作情感。

不通明覆色

也称多层次上色法

作画时先用单色画出形体大貌,然后用色彩多层次刻画,暗部往往画得较薄,中心调子和亮部则层层厚涂,或盖或留,构成色块对比。由于厚薄纷歧,显出色彩的丰富韵意与肌理。通明与不通明两种画法没有严厉的区别,画家经常在一幅画作中综合运用。体现处在暗部或阴影中的物象时,用通明覆色法能够发生安稳、深邃的体积感和空间感;不通明覆色规律易于刻画处在暗部以外的形体,增加画面色彩的饱和度。19世纪以前的画家大都采用这两种画法,制造著作的时刻一般较长,有的画完一层后经长时间放置,待色层彻底干透后再进行描绘。

不通明上色

也称为直接上色法

即在画布上作出物象形体概括后,凭借对物象的色彩感觉或对画面色彩的构思铺设色彩,基本上一次画完,不正确的部位用画刀刮去后继续上色彩整。这种画法中每笔所蘸的颜料比较稠密,色彩饱和度高,笔触也较明晰,易于表达作画时的生动感触。19世纪中叶后的许多画家较多采用这种画法。为使一次上色后到达色层饱满的作用,必须讲究笔势的运用即涂法,常用的涂法分为平涂、散涂和厚涂。平涂便是用单向的力度、均匀的笔势涂绘成大面积色彩,适于在平稳、安定的构图中刻画静态的形体;散涂指的是依据所画形体的自然转折趋势运笔,笔触比较松懈、灵活;厚涂则是全幅或局部地厚堆颜料,有的构成高达数毫米的色层或色块,使颜料体现出质地的兴趣,形象也得到强化。

但是,单色的明暗调子薄涂法确有其显著的长处,特别是画很凌乱的目标和画那些难以把握的姿态时,它的长处更加明显。一,由于它是单色的,在起稿阶段能够甩手去处理素描和构图问题,毋需顾及色彩。第二,用很薄的薄涂法能够重复进行修改,不会出现一般油画中由于涂改过多而变得凌乱、污秽的缺点。在起稿阶段处理了素描、色彩和边线等问题,以后集中精力于色彩和结构,就轻松多了。

一:将熟褐和象牙黑调合成微暖的中心调子,要以熟褐为主,参加松节油使之淡薄、通明,用大猪鬃笔涂在整幅画布上(用中等粗糙程度的画布),然后画人体的最暗区域——头发。画头发要用稍厚一点的色彩,即在调合相同的中心调子时少加一点松节油,头发遮住了整个脸部,但它应能表达出画中人的强烈表情。我把发块不作为头发处理,而把它处理成一块确认大小和形状的暗色彩。即使在开始阶段,明暗和素描要力求画准确。画准一个局部,再画准另一个局部。各个局部是相互关联的,一部分画不准就会影响其它,而整个局势就不能操控了。

二:这一步要把人体形象清楚地画出来。先用软布沿着人体手臂和拱起的膝盖上部外表擦去一些原来的调子,构成亮的层次。用于猪鬃笔在张开的腿部和背部擦去更多一些,构成亮的层次,并使整条手臂构成中心调子。能够用清洁的软布头或笔蘸上松节油改动调子,但在打概括阶段不能用不通明的白色。在这个阶段,边线问题和明暗、素描相同重要。从肩部顶端到手腕,以及穿过伸展的膝部的这些边线都相当明显,而从腋窝到手腕底部这段手臂下缘的边线却不那么明显,这些并非偶然现象。

三:在人体上画出一切的主要亮部。头、臂、肩和弯着的膝部暂时不去动它们,先在躯干的下部、臀部、收拢的那只脚和张开的腿部开展亮的调子。这些部位原来的色层已经干燥,可用软布蘸上松节油将它擦去。其余部分看起来似乎是含糊的,但仍然是准确的。除了最终有特别亮的部格外,调子和形状都是正确的,方位也恰当。

用各种不同的方法上色彩。在前臂,三头肌和背部的肩肿骨部位,用重而平的笔触。在抬起的大腿中心,膝部和胸部,基本上是用调色刀。在手臂下面,抬起的大腿和脚之间,以及骨盆后边这些暗部,用薄而通明的颜料。在整个加工进程中,保持暗部的通明性十分重要。强烈的不通明的亮部和稠密的通明的暗部相互作用,给人体带来立体感。在加工阶段,还要用调色刀将手臂下面暗部的斑点悄悄刮去,这些刺眼的斑点是厚的横笔触在画布的粗糙外表结构上构成的。另外,还要用獾毛笔将臀部和张开的腿部下方那些难看的笔触弄润滑些。獾毛笔和貂毛笔能构成美丽柔和的笔触,但往往也会出现脆弱松懈的不良作用,使用时必须留意。最后完结的人体:布面油画,20″×30″。在完结阶段,再次致力于边线处理。在形体转折明显的当地,如能抬起的膝部顶端,边线就明晰些;在形体转折圆钝的当地,如内侧举起的大腿下方以及头发左缘与布景汇合处,边线就含糊些。在肩部和靠扰的那只脚上,用厚涂法(即在外表用厚颜料堆砌)。


标签

上一篇:色彩在油画中的作用2020-08-10
下一篇:雕塑的种类2020-08-10

最近浏览: